(一)引言

我经历了一场绝妙的装B 可是这个地方太小写不下 ——@ooCast

(可能内含各种广告)

(二)

某天下午和室友们吹了一场有意义的B, 当时觉得不记下来的话,毕设也写不安稳, 但是最后权衡了一下,还是毕设特么重要, 所以直到毕设写完了才开始记录这次寝室谈话。

记忆力和文笔都不好,请多担待。

(三)租房

话说最近在签三方的事情,和周丞一起去学生服务中心交表格。

路上我问周丞租房子的事情, 然后相互吐槽了一下租房还真蛮贵的, 想住的离公司比较近的话一个月就要2k~3k。

而且周丞懒,想租蘑菇公寓的房子,又要额外1k。

不禁感慨了一番在魔都干个十年, 要被房子吃掉好多钱, 而且在这里买房子真不值。

于是又探讨起了干十年就卷钱走人的可能性, 主要问题有2:

  1. 很可能三十岁回老家的时候还是单身

  2. 回去以后是否有对口的工作

周丞觉得第一的话现在相亲市场这么发达,不慌, 他认为到时候他就是有房、有车、单身、没有不良嗜好的优质大叔了

第二个问题倒挺忧伤的, 因为他查了一下,马兰坡Python程序员只有一个地方在招人:

芒果TV。

(四)毕业工作

后来回到了寝室,问小赖打算怎么样。

小赖说他出国没有理想的offer,想先gap一年,实习一下。

我和周丞便怂恿他找我们内推,小赖便问一天多少钱, 我们表示实习钱差不多,基本上都是180/d,转正后工资才是重要的。

小赖表示他不转正,这个不重要。

过了一会他又忍不住问“像我们这种码农值多少钱?”

于是我们展开了讨论,得出结论:

  1. 根据现状来看,第一年的基本上是100k/y到240k/y之间

  2. 正常的码农干个三年,几十万年薪是有的

  3. 再不济,随便学点C艹,Java,每个月拿半狗(150k/y)是有的

  4. 但是很少有码农能拿到百万年薪(周丞:知乎上就三个)

“走走走,看工作去” 我们三人凑在显示器前,默默打开了草榴…

唔…开错网了,于是我们关掉了草榴,

默默打开了赶集、智联、拉勾网、JobDeer和各种互联网公司的hr主页

(五)职业去向

到网上一搜,果然大部分都是招什么Java开发工程师,10k/m,要求三年工作经验。

然后我们又吐槽了一下,居然要求程序员工作经验,太扯了, 殊不知有些人是复制粘贴编译改Bug循环了三年。

我们觉得这个薪资太低了,果断按了 高级搜索->筛选->月薪大于50k

然后出来的职位包夸:产品经理、美X网中国区总经理、总架构师blablabla。

面面相觑, “难道我们干几年就几乎全部要转管理了?”

小赖表示他不服,他想当羽毛球教练(小赖:每次我去南体都觉得那个教练菜)

我和周丞极力赞扬他:“你看,羽毛球这运动很好的,很多白富美喜欢。说不定你就被看上了!”

于是我们就去网上搜了一下羽毛球教练的工资:6k一个月。

小赖表示他还是当程序员吧。

(六)钱的去向

乐观的我表示没事,虽然我们挣得不多,但是我们用的也少呀, 比如我们的社交费用会比别人少很多。

周丞:那不一定啊,我们会买游戏

小赖:游戏又没很多钱的

周丞:不不不,一个游戏虽然才几十刀,但是很多的还是很贵的

我:这个总比那些社交活动钱少吧…

周丞:而且我们那边的人天天去洗脚

我和小赖:啊?!?!?

周丞说他们那边的人去洗脚是一种娱乐活动, 要一两百一人次。。。

小赖表示这尼玛性价比太低了,还不如去大宝剑。

于是我们打开了大众点评,发现闵行的大宝剑才300一次。

我表示这个又不舒服又不安全, 还不如投资在以后的婚姻上呢。

(七)择偶观

我问“你们那边彩礼一般要多少钱?”

周丞“啊?还要彩礼,为啥?两个人平等的婚姻也要彩礼?”

小赖“我们那边都有彩礼的,毕竟嫁女儿嘛。”

周丞“那我妈还嫁儿子呢?凭啥我没彩礼…”

我“那你入赘就好了,入赘就不要彩礼”

周丞“啥是入赘。。。?”

小赖“就是对外宣称是你嫁过去了,然后你要住妹子家”

周丞“这么好?!?!好啊!没问题”

小赖“对,小孩还要跟妈妈姓”

我“啊,我就跟我妈姓的啊,入赘的评判标准就这些了吗?”

小赖“唔,好像就这些了…”

一阵沉默……(分析利弊中)

周丞表示其实不结婚也没啥,也就纯生物学意义上没完成传宗接代的功能, 假如真老了,还是没有老婆,那他就去捐精!

于是我们就到美国著名精子库fairfaxcryobank去围观了一发。

(八)饮食

正讲着,郁翔回来了。

由于他是魔都土著,我们就吐槽他在魔都有根据地,理论上有优势。

郁翔吐槽说其实他在左下角工作,家在右上角,一样也要租房。

说到租房,周丞又表示了忧郁: 以后饭怎么解决啊?

我们说现在饿了么这么发达,以后吃外卖就好了, 而且自己做饭未必比外卖便宜。

实在不行就请个小保姆嘛,说不定就发展出美好姻缘了。

但是请小保姆好贵啊!

郁翔表示这种东西跟程序员鼓励师一样不靠谱: “假如有人在我写代码的时候在旁边说话,我肯定想抡死她”

的确, 面向对象编程的时候不需要其他对象了。

——记一次有意义的吹B

于 2015年06月12日晚10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