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 Reddit 上有个赞的很多的 Shower Thought:

One of the most bittersweet feelings has to be when you realise how much you’re going to miss a moment,

while you’re still living it.

我很喜欢这个说法。

跟女朋友聊到高中的时候, 她跟我讲过她有这么一种感觉: “高三的时候因为学习压力重, 大家都很辛苦。 我虽然也很辛苦, 但我一点也没有不开心。 因为当时的我很清晰地知道: 这就是我的过一天少一天的高中生活了。”

真是一个很美妙, 又很轻小说的描述。 时间真奇妙。

五岁的某一天晚上, 我突然清楚了一件事情: 人类,是会死的。

在那之前, 我只是知识性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但那天晚上, 仿佛有个打印机把这个事实印进了我心里。 巨大的恐惧包围了我。

随着时间的流逝, 那个夜晚在生命中也渐行渐远。 但随着我思考的越多, 死亡带来的孤独感就越重。

有几个坚固的事实矗立在我眼前:

  1. 我们微不足道

我很喜欢 Fate系列 动画作品的一个原因就是: 它把各个年代的英雄带来到了同一个时空里, 并且把他们的观念冲突展示出来。

有一次韦伯心情低落的时候, 亚历山大大帝指着世界地图笑着跟他说: “你看,我当时征服的世界, 不过在地图上是这么一小块。 那在地图上,你有多大?我又有多大? 我们不过是世界的沧海一粟而已。”

时间总会前进。 即使我能改变人类, 那我也只能改变几十年的人类。

  1. 我们总会死

那假如我能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呢? 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又与我何干。

《狮子王》里, 穆法沙带着小辛巴到草原上玩。 那天晚上夜空闪亮, 穆法沙就跟辛巴讲了一个故事: “我们狮子族有一个传说, 就是我们每一个逝去的祖先, 都会化成天空中的一个星星。 每当你抬头看夜空, 发现星星在闪烁的时候, 那都是我们的祖先在看着你。”

在其它的传说、宗教、神话里, 总有类似的说法。

没办法改变命运, 我们只能改变自己的思想了。 真是愚蠢的人类啊喵。

  1. 我们只能自己思考

小学时候看了很多《儿童文学》。 里面有一篇短篇小说我额外喜欢, 故事大纲是一个程序员创造了一个网游世界, 他爱上了里面虚拟的NPC, 结果最后他发现他也是被创造出来的NPC。

这个故事跟《楚门的世界》、《沙耶之歌》异曲同工, 就像以前BBS上流传的一句话: “在网上,没人知道你是一只狗。”

难怪人类会在大刘的《乡村教师》里被评为5B级文明:

“上尉。你是个白痴吗?!” 舰队统帅大怒, “你是想告诉我们, 一种没有记忆遗传, 相互间用声波进行信息交流, 并且是以令人难以置信的每秒1至10比特的速率进行交流的物种, 能创造出5B级文明?! 而且这种文明是在没有任何外部高级文明培植的情况下自动进化的?!”

“但,阁下,确实如此。”

“但在这种情况下, 这个物种根本不可能在每代之间积累和传递知识, 而这时文明进化所必须的!”

“他们有一种个体, 有一定数量, 分布于这个种群的各个角落, 这类个体充当两代生命体之间知识传递的媒介。”

“听起来像神话。”

“不,” 参议员说: “在银河文明的太古时代, 确实有过这个概念, 但即使在那时也极其罕见, 除了我们这些星系文明进化史的专业研究者, 很少有人知道。”

“你是说那种在两代生命体之间传递知识的个体?”

“他们叫教师。”

存活到现在, 我可能有四分之一的空闲时间都在思考这类问题。 高一的时候跟物理老师也探讨过。 (高中物理老师是个老厉害的人, 十八岁前他就读完了大学, 三十多岁就教了二十多年物理了…)

不过当时的他也没办法说服我, 主要是几个问题过于终极: “人类为什么要活着? 世界终究会毁灭的话,人类有意义吗? 即使我是特殊的人类,我能做出什么不同的事情吗?”

假如你能针对这几个问题, 给我你的回答的话, 那我知道有一家很好吃的蛋糕店, 我请你吃。

希望世界和平。 Carpe Di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