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我都自以为是一个大男子主义的人, 但我和女权的我相处的都比较和谐。 但是今晚我和女权的我打起来了。

(一)

一直以来我都自以为是一个大男子主义的人, 但我和女权的我相处的都比较和谐。

但是今晚我和女权的我打起来了。

(二)

做完饭以后,我把每个菜都尝了一遍。

自我感觉还是挺不错的,只是菜的扮相不是特别好。

我忧伤的想道: “假如我是个女的就好了,以后就找个有钱的,天天研究怎么做菜。”

这时,女权的我突然跳了出来:“你这样想是不对的!”

我在吓了一跳的同时意识到了我话里隐含的逻辑漏洞, 赶快心虚地解释道:“不不不,假如我是个男的我也找个有钱的…”

女权的我看出了我的心虚,一针见血地说道:“你潜意识并不这么想。”

男人嘴巴上的尊严让我让步不能,我于是反问: “那就我找一个会做饭的,我去挣钱养家,可以伐?”

女权的我立刻就回答道: “你不能这么想。只有女性在自己选择了想做饭以后,你才可以这么想。”

我眼神里充满了怀疑(别问我自己怎么知道的,真男人从来不照镜子) “也就是说我是男的,依据女权的观点,我不能希望女的会做饭,但是假如我是女的,希望自己会做饭,这是可以的,而且是女权的?”

女权的我盯着我,想了一下:“对的。”

我退了一步,先使出一招<以退为进>:“所以其实女权是提倡平等?”

女权的我紧跟着,使出了一招<海阔天空>:“是的,女权其实就是平权,你微博读的不错。”

我立马使出连招<车五进一><猴子捞月>:“那所以根据平权的观点,我也可以希望自己的配偶是醉心于为我做饭的?”

没想到女权的我只用了一招<不动如山>就化解掉了我的所有言语: “你个人可以这么想,但是有这个想法,你基本上就孤独终老了。”

(三)

可能是因为招数太华丽,有可能是因为无懈太可击,也可能是蚍蜉撼大树是两个好朋友,一走神我就发现自己出于了下风。

于是我放下了筷子,重新开始了游戏: “假如说我是女的,而且我是男权的,我就希望老公棒棒的,我差差的,何如?”

“假如你是女的…” 女权的我一开口,我就松了一口气,还好女权的我没有反驳说“你不可能是个女的”。

在这个问题上我可真争不过, 毕竟我前几周才知道我一直爱慕的丝袜其实囊括了打底裤。

那一瞬间,我从“喜欢丝袜”的变态,变成了“喜欢打底裤”的傻逼。

不过话说回来,打底裤看起来其实也不错,关键还是要看腿。

“假如你是女的,你就不会这么想了。”女权的我简明扼要地告诉我。

这个问题我也争不过。 因为这个问题讲下去,就会变成“你又不是庄子,你又不知道惠子眼中的鱼知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了,

而且最终还会变成“庄子//转发本条锦鲤”这样的东西。

我看了看渐渐变凉的饭和渐渐消失的饿,意识到我要先去收剩菜了 “我先去下厨房”

“哦”女权的我答应道。

(五)

“你咋去了这么久?”女权的我看我回来得比较迟

“没办法,一个人老做两人份的饭,收起来累,刚说到哪了。”我挺着肚子坐了下来。

“刚说到假如你这样的女生,肯定也是支持女权的。”

我有点不服气:“难道所有女的都是女权的?比如我有个儿子,那我也希望将来的媳妇要对他好给他做饭好好照顾他,这也不行?”

“的确,现实生活中有很多这样的婆婆,所以女权运动任重道远啊。”女权的我叹了口气,看起来很忧郁的样子。

我还是不服气:“就算按女权的观点,也不是万事平等的吧。扛东西肯定是男的来吧?万一打仗征兵呢?肯定是男的吧,可是会死人的。”

女权的我立刻指出了我题设的漏洞:“女权反对战争,不止女权,人权都反对战争。文明越发达,战争的可能性越少。”

想了想,女权的我估计是没有玩过《文明》的,就没有整下去了。

而且“可能性应该用小,而不是少”这句话也犹豫了一下,没有说出来。

看我有点踌躇的感觉,女权的我使出了终极武器: “你刚才讲的的确是男性弱势的地方,但是那些发生机会都少,而女性,还要生育呢。”

听了这句话,虽然我心里有很多“不是说生小孩是自己选的吗?说好的选择了生育就选择了责任呢?”“说好的女性不是生育机器呢?”“男的也可以生小孩以后就不用女权了吗?”一系列问题,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点了点头表示了赞成。

因为突然想到了我妈,假如她也比较女权的话那她肯定活的比较自由,不用这么在意我了。

(六)

安静了一阵子,我问女权的我: “其实我们讲话还是挺科学的啊,为啥我一直觉得我要和你打起来了?”

女权的我深了个呼吸,叹道: “我也不想的。大概是整个社群比较激进,很多人的观点就是叫的越大声醒来的人才越多,我也不赞成这样的观点。但是没办法,毕竟辛德勒是在战乱结束以后才被拍成电影的,所以很多事情都要慢慢看的。”

我不禁赞同:“嗯,基督山伯爵也说嘛,等待,和希望。”

在气氛缓和了以后,男人残留在嘴巴上的尊严马上又让我跳了出来: “不过我还是不赞同女权,我还是很大男子主义的。我觉得女性就应该柔弱一些,这样子不同性别的人都能发挥自己的特长到最好。其实女权和男权就应该像猪和驴在年货里的关系一样,反正我是不赞同男权的。说不定我还有处女情结呢!”

女权的我看了看我,笑道:“ツ 没事,我也有处男情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