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了想, 说: 是的。

(一)

前几天跟女朋友去租房子, 因为我们一对情侣租的是两居室, 链家小哥自然就问一居室的考不考虑。

本着知道业务需求, 才能实现的更好的原则, 我就跟他说了下我是程序员, 有的时候晚上想工作到比较晚, 作息上会跟女朋友错开, 所以会住两居室的原因。

小哥听说我是程序员以后很好奇, 问:“你们程序员是干什么的啊?”

我想了想,跟他说: “比如你们上传房间照片用的网站, 就是你们程序员开发的。 比如你手机上的App时不时要更新, 这些也是程序员做的。 比如微信、王者荣耀、或者说你手机系统, 都是程序员做的。”

小哥更好奇了: “那你们这算是搞IT的咯。 我听我朋友说, 你们搞IT的, 培训三个月, 就可以找到月收入一万的工作, 是真的吗?”

(二)

小哥看我一脸懵逼的样子, 他就跟我说: “年后我接待的客户全部都是搞IT的。 前阵子有个湖南那边的应届生来上海, 两个人租了九千块钱的房子。 刚过完年的时候, 也是有一对情侣, 男的比女的大不少, 也是搞IT的, 两个人也是租了七、八千。 前阵子还有一个客户, 一个人租了五千, 刚租了一个月, (押金都不要了) 就去了杭州阿里巴巴那边上班…”

我:“呃。。。” =_=

我想了想, 看小哥这么好奇的样子, 也出于我跟小哥交换行业知识, 小哥说不定也会跟我说怎么租房子便宜的私心, 我认真地解释道: “你说的,培训三个月, 月入上万是肯定有几率存在的情况。

我们这行可能会被叫做“搞IT的”, 这其实是一个很大的职业范围, 这里会有各种各样的情况。

比如可能是有些有钱的企业在搞信息化, 这样的企业缺乏的不是技术上多么专业的人才, 而是各方面都很优秀的人。 有可能你本来跟人沟通啊、合作意识啊、业务能力啊都很不错, 然后你去认真参加了一个培训, 你获得了“搞IT”这项技能, 就像参加了英语培训、参加了挖掘机培训一个道理。”

小哥想了想, 他说是这样的。

(三)

小哥说链家正在改革, 所有人都是无底薪, 单纯靠提成维持生活。

“你知道吗, 我16年刚来上海的时候, 只要穿个西装打个领带, 站在街上就会有人问我买房…” 小哥怀念当年的情景,说道: “我们很多同事, 高中没毕业, 08年、10年就做这行了。 早就在老家买房买车, 现在也在店里干活。”

对口相声讲究一人逗一人捧, 于是我感慨道:“这么厉害的吗。”

小哥也感慨道: “是啊。 不过我们现在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 每天一起来就只有出账, 没有入账, 你懂这种感觉吗? 我就想了解下互联网行业怎么样, 有机会的话回老家做。 现在什么最火? 就是互联网。 现在这个时代就是互联网加的时代。”

我被小哥振聋发聩、洞悉行业、实事求是的发言折服了, 不知道说啥能接上话题。

(四)

不知道说啥的时候就切回主题。 主题是啥? 主题是培训。 好,那我们继续跟小哥说培训的话题。

知道了小哥其实有点认真考虑培训的话题, 我想了想, 给他又讲了下我知道的内容:

“唔,我把我知道的都跟你说说吧, 不过因为我自己不是做培训的, 所以我说的可能都不对。

首先,认真参加IT培训肯定是能找到工作的。 就像你说的,现在是‘互联网+’的时代, 这个社会对IT人才的缺口很大, 比如刚才看到的电子锁, 比如这两年出现的共享单车, 比如人人都在用的移动支付, 这里都是自动化,都需要工程师。

其次,找到什么样的工作不一定。 因为‘搞IT的’做的事情其实很广。 这个我具体阐述不来, 但你要知道很多时候‘搞IT’面对的是机器, 是传统意义上很枯燥的工作。 不适应的话,很多人都会干的很痛苦。

最后,培训本身来说,效果是因人而异的。 有些人可能培训了几个月, 他就学到了很多, 打开了一扇门。 但有些人可能培训了几个月, 他唯一学到的, 就是自己不适合‘搞IT’。

所以说,因为不了解你的具体情况, 这件事情我没办法给你具体的帮助。”

小哥听完以后, 陷入了信息量带来的卡顿中。 我又想了想, 给了个实操上的建议:

“讲道理你想了解这方面的东西的话, 我建议是这样的。 你问问看你老家那边, 或者有没有认识的亲近的IT朋友, 他们肯定更了解你、更了解你老家的具体情况, 他们给的建议, 肯定更能执行下来。 ”

(五)

跟链家小哥聊了一路以后, 我回家也不禁一屁股陷进了“行业选择”这个话题里。

我想我自己选择行业的那一时刻, 发生在我爸给我填志愿的那一刻。

当时高三保送生考试去考清华, 考前要填三个志愿专业。 填志愿的时候特开心, 就像已经考上了一样。 当时很喜欢看讲建筑的《筑梦天下》和讲汽车的《Top Gear》, 清华的一二三志愿填的就是建筑学、土木工程、汽车工程。

后来考华约,我懒得又填一遍交大的志愿, 就让我爸帮我代劳。 我爸看了看表格,跟我说:“交大可以填五个志愿诶。” 应该是正在玩游戏的我说:“你看着填就行了。” 于是我爸对应的就给我填了建筑、土木、汽车工程、计算机科学、软件工程。 我看了看五个志愿,跟我爸说: “我感觉中学已经写了六年程序了, 我以后大概不会想写程序的。” 就把第四志愿的计算机科学换成了英语系。

结果后来交大分专业的老师, 可能看我是学OI的, 就直接给我分到了第五志愿:软件工程了。 到今天我一直很感谢这位老师没有纵容我的小任性。

有的时候我会跟队友感慨: 其实科班生的几年学习, 最大的作用是让你知道自己喜不喜欢这个行业。 幸运的同学就会明确这一点, 并且在自己大学的行业上一直做下去; 也有的同学学完四年, 就知道自己并不喜欢这个专业/行业, 就会立刻转行。

就像链家小哥问的那样:

“听说搞IT的培训三个月就月入上万, 是真的吗?”

假如再问我一次,我会跟他说:

“可以是真的。”

假如再要我多说一句的话,我会说:

“只要你坚持在你喜欢的行业工作下去, 你可能会遇到困难、遭受挫折, 但你终有一天会因为自己的勤奋、勇敢而获得更好的生活。”

希望小哥能找到他喜欢的事业, 并且为之奉献一生。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