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莫泊桑或者是福楼拜说过: 要写好描写性的文章, 你至少要写40个人。

  • 综上所述,培根也说过: 知识就是力量,大家少吃培根。

  • 我并不想写好描述性的文章。

  • 我跟ED实在是太熟了, 不描写他一发简直心痒难耐。

(2)

ED,中文的名字是陈伟杰, 英文名字是ED。

跟别人介绍他的时候经常会是:

  • “这是ED。”

  • “诶!ED的意思难道是……?”

  • “不是的啦…只是名字简写…”

于是后来ED学会了一个新的词——蒟蒻。

(3)

我们口中的ED发音是'ed

不过因为叫的多了, 所以“阿达”,“阿达娃”这种称呼也出来了。

有一次一个学弟对着他的名字念了个,i:di:'wəd

于是ED就又多了一个“一滴喔的”这样奇怪的外号。

(4)

ED在大部分网站上的账号都是edward_mj。

据他所说是因为edward这个名字实在是太常见了, 这样的账号都被抢注了。

于是他只好加个mj的后缀, 意思是“马甲”。

久而久之mj反而成了他的本体……

现在浙大的同学都叫他“马甲”……

(5)

ED并不介意熟人怎么叫他。

事实上对熟人在大部分事情上ED都相当随意。

  • 某次我们annually跑到ED家附近去玩, 大家怂恿ED来BG一发, ED就很鱼块地BG了一发。

  • 最近ED用自己的服务器搭了个能上Google的业务, 他也直接拿出来给大家用了。

(6)

但是ED在生人面前看起来非常地羞涩&正经。

由于混熟了以后大家对于ED感觉反差太大了, 于是ED获得了很多好友的一致评价:“(闷)骚”。

至今还有很多人叫ED“骚杰”

ED觉得非常蛋疼, 问我:“你说为什么会这样子捏”

我想了想, 说: “可能是因为你真的很(闷)骚吧。”

其实骚也没什么, 屈原也骚。

(7)

初中的时候我在1班, ED在2班, 本来理论上不会太熟, 但是我们在信息竞赛(OI)班里是同桌。

初中的OI其实就是大浪淘沙, 由于很多假期都要留校, 实在是太寂寞了, 于是很多对此没多大兴趣的人都弃坑了。

所以初一还有五、六十人参加的竞赛班, 到了初二就只剩我、ED、Li、LuLu、何升雨和孙艳梅了。

人比较少, 我们每个人就有了自己固定的座位, 我就跟ED成了同桌。

从初二到高三, 一直同桌了五年。

(8)

后来跟冯可聊天的时候, 她还很惊奇地跟我说: “你也跟陈伟杰同桌呀。”

冯可是ED小学时候的同桌, 她觉得“ED实在是太受了, 谁都能欺负他“

这句话说的太对了。

ED高一的时候坐在大灰和烨哥的中间, 那阵子他们两最大的爱好就是戳ED。

ED又怕痒, 每次被戳都会像保卫萝卜里的萝卜一样抖动……

于是大灰和烨哥就更喜欢戳ED了。

(9)

认识ED以后跟他聊天, 他说了一件初一的时候特别好玩的事情。

当时我的一班和ED的二班, 语文老师是同一个人, 大学刚毕业的热血青年。

有次晚上寝室卧谈, ED他们寝室玩打电话的恶作剧游戏。

有个同学就播了语文老师的电话: “您好, 这里是红袖午夜情感电台。 情感故事请按1, 美眉聊天请按2……”

然后(开着外放), 电话对面沉默了许久, 传来了一声“嘟”的按键声……

他们一寝室强忍着笑, 问:

“请问你按的是1还是2啊?……”

……

(10)

假期的时候在寝室的只有学奥赛的几个同学, 于是我、ED还有Bill三个人就睡在同一个寝室。

当时ED有个翻盖的手机, 这手机侧面有个非常酷炫的功能键, 按一下就能兹兹地自动翻盖。

我和Bill都非常喜欢玩这个按钮, 于是没有两天这个键就被我们玩坏了…… 不灵了……

我们三个人都感到了蛋疼……

(11)

ED很多时候会灵光一闪地表现出无以匹敌的2B气质…

有次假期留校, 早上起来我们在阳台刷牙。

ED刷着刷着, 突然感慨了一句: “其实,我觉得我大腿还是比较粗壮的!”

我愣了一下, 然后笑疯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至今想起来还是想笑… 太逗B了……

(12)

其实ED很瘦,看起来跟竹竿似的。

而且ED比平均身高都高 (就是在班里坐最后一排的水平

几年前有次坐在我爸车上, 在跟我爸随便聊天, 我爸突然说: “最近不是流行一个词‘高富帅’么, 很多人都被称为‘高富帅’, 我看啊, 陈伟杰才算是‘高富帅’…”

不得不说我顿时膜拜起了我爸的博学, 和我刚学会的侧面描写……

(13)

ED家住在市中心, 我们有一个玩的非常好的朋友圈, 所以基本上每个假期我都会跑到他家住几天, 跟他在市里疯玩一圈。

ED爸妈在生活上对ED非常好, 就算是晚饭我们在外面吃完回来, 晚上在房间里聊天上网, 他麻麻也会端碗切好的水果给他。

ED家还养了只狗, ED说这只狗智商很高。

不过我看到的都是一只2B doge:

地板拖得太干净太滑, 这狗爪子也干净, 所以只要一见到人, 它就会很开心地滑倒在地板上……

(14)

到了大学ED参加了ACM (Association for Computing Machinery-International Collegiate Programming Contest) (简单的来说就是世界大学生信息竞赛)

大二大三带领着浙大从中国打到俄罗斯总决赛, 打了两届Final。

做个比喻, 就像是2018世界杯, ED带领浙大足球队冲出中国走向俄罗斯…… (这个比喻太奇怪了啦

问ED在俄罗斯比赛之外有什么感想, ED说:

  • 美眉太多了!

  • 俄罗斯的人为什么不学英语!

  • 国外的WIFI真难上!

(15)

长时间的逻辑训练让ED思路异常清晰。

所以ED可以在任何情况下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不想要什么。

所以ED了解自己以后应该怎么发展, 哪些人可以帮到自己, 怎么做可以解决问题。

所以ED没有女朋友……

(16)

这点ED也非常忧伤:

  • ED:我这个人也不差, 为什么没有女朋友呢?

  • 我:可能你太2B了…

  • ED:我也是很有威♂严的!…

  • 我:那可能你太羞涩了…

  • ED:熟了以后我什么都敢做!…

  • 我只能说:那你蛋疼…!

  • ED:……

  • ED:好吧…我蛋疼……

(17)

俗话说物以类聚, ED跟我在很多频率上非常一致。

这次ED来上海, 他神秘兮兮地问我: “B站上那个 《老夫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妹子》视频你看过没?”

我:“哈?那是啥视频啊…”

于是ED翻出来给我看, 我听了两秒钟: “这不是马来西亚的四叶草么!” (http://www.acfun.cn/v/ac1195212)

简直一拍即合。

(18)

ED最近把微信头像改成了钢炼里的EDWARD, ED说他们不仅名字一样, 都有弟弟, 而且这个动画也挺好看的。

ED以前的头像是阿狸, 他特别喜欢这只胖狐狸。

于是那阵子他壁纸、表情、头像全是阿狸。

后来ED喜欢散华礼弥。

于是他把个人主页的封面图都改成了散华礼弥。 (http://edward-mj.com)

理工男喜欢一个东西就是这么一根筋。

(19)

三年前,ED去浙大之前我跟他说:

“你到时候找到女朋友了一定跟我说, 我假期一定让你带她回来, 我肯定不会跑到你房里去玩了 ;-)”

三年以后,ED非常忧虑地跟我说:

“我觉得某种意义上浙大和交大是一样的…”

我安慰ED:

“没事的。你看你们学长2009, 他不也没有女朋友么, 他比你更悲剧呢。”

顺带科普了一发2009与九阴真经的梗给ED……

(20)

中学的时候我就想, ED应该就是我最好的朋友了。

于是我和ED从来没有说过“多联系”这样的话。

任何时候, 只要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郁闷的事情, 我都直接一句:

“ED”

戳开了聊天窗口。

这就是我的朋友, 陈伟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