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 输了, 熬夜看比赛的 Lirian 感觉心很痛。 于是他打算换个心情, 看看 Mia 最近的学习任务是啥。

OKR 是什么

Mia 最近听的课程刚好讲到了 OKR 。 Lirian 其实只知道 OKR 是 Objectives and Key Results 的简称, 是一种绩效考核的方式, KPI 是另一种绩效考核的方式。 感觉 OKRKPI 的关系, 可能像是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的关系一样, 各有优势,各有不同。

于是 Lirian 用一招抛砖引玉打开了话题: “话说 OKRKPI 究竟有啥区别啊?”

Mia 回以一招斗转星移: “我觉得 OKRKPI 是有本质区别的。”

Lirian 顺势一招乌鸦坐飞机问了下去: “噢,有什么区别~请讲~”

没想到 Mia 不坐飞机,一招借力打力回了过来: “那我先问你,你知道 KPI 是什么吗?”

Lirian 顿时懵逼了: “啊…不知道……大概是绩效考核的一种方式?”

“你这么讲也对。 KPI 的全称其实是 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 翻译成中文就是 关键绩效指标。 工作上,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 KPI, 一般是一年/半年结一次, 这个目标要符合 SMART 原则。”

“啥是 SMART 原则啊?”

SMART 原则就跟你知道的 SWOT 分析方法一样, 是外国人很喜欢的缩写 (acronym). 具体来说,就是 Specific, 具体的, Measurable, 可量化的, Achievable, 能做到的, Realistic, 现实的, Timely, 有时限的 这五个形容词的英文首字母缩写。 一个科学的 KPI 就得 SMART.”

“噢噢噢,明白了。 比如诸葛亮的 KPI, 今年之内平复南蛮, 就比有生之年光复汉室要科学得多?”

Mia 勉强赞同了这个类比: “呃,可以这么说吧。”

为什么要用 OKR

Lirian 想起了最开始的话题: “那,OKRKPI 究竟有啥本质区别呢? 我感觉 OKR 也得 SMART 吧……”

Mia 想了想,说: “我觉得,KPIOKR 的目的是不一样的。 KPI 是告诉你 要我做什么OKR 是告诉你 我要做什么。 还有,KPI 一般都和奖金挂钩, OKR 就可能不会和奖金挂钩。 KPI 可能是一下子定一年的目标, OKR 经常会变…”

Lirian 感觉信息密度一下子变大了, 赶快打断了 Mia 的吟唱: “且慢,小弟听不太懂…… 什么是 要我做什么 ?”

KPI要我做什么 指的是它一般都是从上到下分解的任务。 比如我们公司今年要朝市值一亿元去努力, 每个部门要怎么怎么样, 具体到每个人要怎么怎么样, 这些都是要定性定量完成的任务。 而 OKR我要做什么 更多是把一亿元这个目标给摆出来, 然后部门去决定,短期、长期的部门目标。 每个人也会根据部门的目标, 去决定自己的目标。”

“啊?这么听起来 KPI 考核压力很大啊! 听下来我还是喜欢 OKR …”

“是的呀,OKR 就是硅谷湾区那边弄出来的, Google 就把 OKR 给发扬光大了。 不过其实这个会因人、岗位而异的。”

“嗯,怎么讲?”

KPI 里面有一点很重要,就是可以量化。 比如像计件工作的车间工人, 可以直接用完成数量来考核。 这种时候他的个人意愿、创造力等不会是考核里的重要因素。 但像不能量化的工作, 就像你们程序员, 难道能用代码行数来考核吗? 明显不科学。 此处有想到了 K&R naming convention 而死命点头的 Lirian 像 HR, 假如是做招聘还好, 可以根据招聘岗位数量来量化。 但是假如是做培训什么的, 也无法量化,强行上 KPI 就会很痛苦。 所以说 KPIOKR 这两种绩效考核的方式, 是因人、岗位、公司而异的。”

此处 Lirian 又想到了《主角与配角》里的陈佩斯

朱时茂对他说:“像你这种人,还真得下死命令。”

明显就是 OKRKPI 的戏剧冲突啊。

Lirian 思索 + 理解了一番, 又问: “那像 QAD 呢? QAD 是用 KPI 还是 OKR 的?”

QAD 是 Mia 和 Lirian 相识的地方。 一家专做 ERP 的跨国软件公司, 主要对手是 SAP.

Mia 邪魅一笑: “QAD 既不用 KPI, 也不用 OKR. QAD 用的是 MBO.”

Lirian 惊了个呆: “还有这种操作啊? 听起来像是啥电视台的名字, 这个 MBO 又是什么?”

Mia 解释了一下: “这个 MBO 呢, 全称叫 Management by objectives. 中文可能叫 目标管理,其实跟 KPI 有相似之处。 它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现的绩效考核方法, 比 KPIOKR 都早, 萧规曹随,QAD 就一直用 MBO 用了下来。 不过近两年转的 PDP, 其实就有 OKR 的影子。”

OKR 要怎么操作

Lirian 想了想, 又理了一下思路: “既然 OKRKPI 是因部门而异的, 是不是意味着公司里可以同时使用两套绩效考核的方式啊?”

“是的呀。 就像邓爷爷说的, 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 所有管理理论在具体落地的时候, 只要合适就可以实施。”

“那,有没有可能同一个部门里, 有些员工用 OKR, 有些员工用 KPI 管理呢?”

“哦,这个不可能。”

Lirian 表示疑惑: “为啥呀, 假如我在一个 OKR 团队里, 但是我就是需要明确的量化的指标告诉我干啥, 那该咋办?”

Mia 回答的很快: “那其实说明你不适合这个团队, 因为团队有自己的统一风格也是很重要的。”

Lirian 只能无奈地学到了这个事实: “好吧……”

讲到了团队,Mia 又补充了几点: “目前的 OKR 应用状况是: 在中国,用的比较多的是创业公司、互联网公司、正在转型的公司。 美国的话就是硅谷的科技公司。 当然因为 OKR 其实只是一个指导方针, 所以每个公司执行的政策也会各有不同。”

Lirian 心想: 嗯,正如每个人都会有一套 RestFul 的风格……

Mia 又想起来 KPI 有一点很大的弊端: “还有就是 KPI 有一个很大的问题, 大家很容易本末倒置。 为了完成 KPI 的定量指标, 就背离了公司本来的目标。”

“是啊,不忘初心很重要。 希望 CN Dota 加油, 明年 TI 加油吧。”

“啊?”

“唔,我来跟你讲讲什么是 TI 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