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因为加班有点多, 经常打断二人世界, 导致女朋友有点不开心。

(一) 前几个月的时候周常去觅食, 去的店家是港式风格装修的。 米娅正很开心地跟我讨论着墙纸上的 sasa 店面, 我眼角瞥见了桌上有一张二维码。

“哇你看,他们家也有微信点餐。 我这几个月加班都在做这个! 你等我下我拍照发群里, 看看人家做的跟我们做的体验相比如何…”

顿时米娅跟我聊天的兴致全无了。

上周末的时候, 吃饭过程中又接了个语音, 然后我跟米娅说, 吃完饭我下午要去公司。

米娅就很好奇地问了我一句: “你们公司出 bug 都是你修吗?”

我安慰米娅说: “有些别的同事也要周末修 bug 的啦。”

(二)

第二天晚上跟米娅吃完饭出去散步消食, 不知不觉又聊到了加班这个话题。 出于“爱一个人就想跟他分享全部”的道理, 我不禁又跟米娅喋喋不休我的工作起来。

“我跟你说,我感觉每个人的属性真的是不一样的。”

米娅捧哏:“嗯?”

“比如说我们公司吧。 因为工作制度是 965 + 弹性时间, 所以每个人的方差其实很大。 有些同事就是按时上班按时下班好好工作, 也有些同事跟我一样就是加班划水。”

“噢,也就是说你们真的有人是不加班的咯?”

“对啊当然。 你看加班这个属性, 其实不是跟公司绑定的而是跟我绑定的, 我在 QAD 不也晚上洗完澡回去干活么…”

“噢…”

(三)

不过讲到这个, 我又想起上次看到的一个很好玩的说法: “离职爆破半径。” 于是我想办法用人话跟米娅 demo 了一下:

“虽然说每个人都是平等的, 但人和人之间真的差别还是蛮大的。”

“怎么讲?”

“比如说你看我们现在几十个人, 少几个人好像没啥问题。 但其实我拍脑袋可以数出几个人, 只要他们一瞬间全部离职, 我们的事情就会崩。”

“啊?为什么啊。”

“因为我们目前很多事情其实不是靠制度在维护的, 真的是靠优秀的人在顶着。 而且因为这些人太优秀了, 所以很多制度上的事情感觉还没有做的必要, 非常地‘以人为本’。”

(四)

“比如说我给你举个具体的例子, 就是 support。”

“嗯好~”

“我们公司是做 B 端产品的嘛, 也就是说商户其实才是我们的根本。 所以我个人非常信奉客户第一, 跟 QAD 讲的那个 Customer First 的 Core Value 是一样的道理。 不过像这句话, 我从来不会在同事的面前提。”

“啊,为啥?”

“因为我觉得这个问题很敏感。 比如说个具体的, 我们目前是没有 technical support 部门的, 也就是说有任何搞不定的技术问题,都得 R&D 上,去解决问题。”

“啊?你们 service 的同事呢?他们不是要负责上门安装么?”

“对,我司分工里这叫 Customer Success。 他们其实也蛮苦逼,要负责 service + support 的工作。 不过他们不懂技术,所以我刚才说我们是没有 technical support 的。”

“噢噢。”

“这个没什么好或者不好, 这个是我们目前的现状。 但是问题是我们招人的时候, 或者说公司战略上不会明确这么一件事情: 就是技术的工作职责里包括支持。 这个其实就很崩, 人的屁股不同就会决定思想的不一样, 所以这里很多东西是纯靠我们的责任感去维持。”

“那为什么你们公司不设 technical support 呢?”

“唔,这个我就说不上话了。 我猜这个是公司成长之路上的阵痛吧。”

(五)

米娅想起了上次看到优衣库招聘启事上写的: “我们是一家信奉实力主义至上的公司” 不禁感慨道:“那有家庭的人估计不能在这样的公司里工作。”

“是啊,而且我们还有那种结了婚但是工作巨努力的同事… 简直可怕…”

米娅又想到了什么,问: “对了,那旭总是单身?”

我:“大概……是吧……”

讲到此处, 我和米娅才发现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日月光。 只见门口的公交车站广告牌处, 一个“大满足”的杨洋正在笑容满面地看着我们。

“走,原路返回,回家。”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