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会喜欢 Lisp 里的宏 (Macro)。 语言里的宏提供了一种元编程 (Meta-Progamming) 的能力。 假如你用过魔兽世界里的宏, 你也可以想象这里的“元游戏”是什么意思: 它注重的不是游戏本身, 而是对游戏求导所得出的“游戏的本质”。

今天这篇《谈谈<谈 996>》其实是我想写的一篇方法论的文章, 或者我更喜欢称之为: Meta 文章。

历史的进程

最近因为 github/996icu 项目引出了一系列的事件, 在我看来基本上是像人血馒头一样是可以吃的津津有味的。

一次大型的社会性事件中, 最好玩的是看人类社会的不同角色对事件本身发表的看法。 而且基本上“屁股决定脑袋”或者说“你会成为你喜欢的人”这种道理都是不变的。

每当这时候我就会想起筱敏写的那句话:

1789年7月14日巴黎人民攻克巴士底狱的当夜, 当路易十六听闻消息时惊慌地问: “这是一场叛乱吗?”

他的廷利昂古尔公爵当即回答道:

“不,陛下,这是一场革命。”

社会是由人类组成的, 所以这个整体有的时候会表现出奇特的单人所不具有的特性, 进而进行组织性的进化与修复。 最终回过头看, 不禁就会发出江学长那样的感慨: 个人的奋斗是很重要, 但也要兼顾历史的进程啊。

言论管理

我其实蛮喜欢看一些八卦文章的。 (比如推荐一个博主叫“萝严肃”, 他写的长文都会查不少背景知识) 石原里美在文章里经常被表扬“表情管理”做得很好。 同样地,“言论管理”也是资本家会被重点关注的一处特质。

带着这点去看各个资本家的行动, 就很有意思了。

有一部分资本家的言论管理就是少说话, 外界对他们的评价就是“比较技术”。 而很大一部分资本家的发言就很精妙, 他们会为了心中更美好的世界而发言。

但可惜的是, 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

涉及公益、教育这种大家都认可的话题还好, 但工作这个话题本身就涉及社会性分工, 不同的人会因为不同的事情有不同的感受。 假如资本家在“996工作制度”这个话题上直白的表达“我非常享受工作本身”及其类似的观点, 很自然地会收到无区别的批判, 因为这个时候他的原罪是他的身份。

当一个人的符号属性重于社会属性时, 他发表的所有言论都应当有明确的导向性目的。 这就是“言论管理”。

自我认知

以前上学考试结束以后, 总有人会哀嚎“哎呀考试考砸了完了完了。” 结果最后他成绩非常好。 虽然也有个说法叫“本质是因为怕被认为无能”, 但不论如何, 假如你的行为轻信了他人的言论, 就很容易被误导进坑里。 最终导致“其它人都是嘴上喊着成绩差,结果你是真的成绩差。”

就跟上面一节说的一样, 现在的信息流(包括你正在看到的这篇文章)都充斥着言论管理。 一个信息是否有价值影响个人的行动, 是需要被识别、筛选并取其精华的。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我们会看到更多的关于 996 的言论, 有些会刺耳,有些会很解气。 但是哪些里面蕴含了“建设性意见”, 就需要我们睁大眼睛去辨别了。

当他们在谈论 996 的时候, 我在思考的是这个谈论本身。

(完)